原來跟音樂談戀愛就是那回事( if I were to fall in love..with music)


by ding_dongbiru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カテゴリ:連載( 15 )

Nakama飲品哲學

有些人說,沒有朋友共同分享、點綴人生的話,
有時候也會覺得生活乏味、黯淡無光。
而有人覺得朋友不用多,
不如擁有一兩個共患難、交心的好友比什麼都足夠。
也有些少數的覺得,朋友存粹只是裝飾品,揮之來去。

飲料也是如此,
市面上這麼多玲瑯滿目的飲料,任君選擇。
它可作今天的配菜,也可以是隔天的主角、或永遠的最愛、老相好。
酸、甜、苦、甘、辣、熱、冷、冰、涼……
是看上了包裝、還是因為了解味道而選擇都在於嘗試後的感受。
通常被選的都是有著相同的喜好,而從不被選的就是這麼剛好的相反。
偶而嘗試別的也可能學到新體驗,對飲品有種新的認知。

有些是喝過癮的,解乾渴的一時之需,但未必解的了長期的口乾舌燥。
有的一時提神,但未必有益健康。
有的迎合味覺、甜度,卻是長期累積傷身的最佳隱形劊子手。
冰的降暑、靜心,但也可能過度冰冷使凍傷。
溫暖的熱飲總是第一時間溫暖人心,尤其捧掌心中的感覺。
可是,不將好好的保溫的話,即使再熱也將冷卻。
選擇飲料時,你可以盡情挑剔,或也可以接受、包容。

你找到你的飲料了嗎?
[PR]
by ding_dongbiru | 2008-07-11 23:26 | 連載

從拾回的自信

b0017269_19512057.jpg

Table 7─ 序 和Table 7之一永遠的戀愛



Table 7 會如此受歡迎是因為,
所有在Table 7 這間餐廳裡的桌從未有有它固定的位置。
店長為了增加店裡的神秘感,
讓來此餐廳的顧客能從不同的位子享受到不同的氣氛,
Table 7 裡桌子的號碼牌會因一星期不同的日子改變它的位子。
(靠窗眺望遠方的景色、
因為Table 7 可帶來的未知、驚喜、期待過後的興奮。

雖然七號桌預約筆數是多不勝凡,然而,
不知是否來這裡的常客因為發現,
星期二下午的七號桌總是被陳放在餐廳最陰暗的一角有所關聯,
所以盡可能的避開星期二的預約;
或者原本星期二下午就不是出門聚餐的好日子……等其他種種原因,
星期二下午的預約數總是最少的。

雖說七號桌預約數在星期二的下午總是格外的冷清,它總是有位常客。
平時從未在其他日子裡出現過的她總是會在星期二的下午,
身穿米黃色的針織衣和咖啡色的及膝長裙出現在Table 7 。

帶著厚重黑色墨鏡的她有著濃濃的書卷味。
她不像其他偶而會跟店裡的工作人員、店長聊個天、談談心事客人,
除了打個招呼、點菜之外,從未與其他人深談的她,她的來歷總是個謎。
經古拿的觀察,總是板著一付撲克牌點的她,
也許在她的表情字典裡,『微笑』這二字似乎是不存在的。
對於她,店裡的人總是抱著既迷樣,又害怕的態度。
唯一知道的是,星期二的下午,她會前來報到。
坐在相同的位置、點著相同的餐點,閱讀著書本,
由於她的書本總是包著牛皮紙,連她最基本對書的喜好都從來沒有人知道。
像是細心品嚐,或是害怕遺漏半個字般,
閱讀時,她總是以她修長的手指慢慢的一行一行的遊走。

************************************************************************

又到了星期二的下午。
在這空盪盪的Table 7 裡,
除了木桌、木椅,
再也沒有他人。
如以往,走上木梯的均稱的腳步聲伴隨著飄逸的古典樂,
她輕推開木門的,使鈴鐺發出一陣清脆響聲。

當店古拿微笑的說『歡迎光臨Table 7』
略駝背的她微微的朝著櫃檯方向點了點頭。
『我們已經幫妳預留了七號桌。這邊請。』
古拿有禮的把她帶到七號桌。

『小姐,想點什麼呢?』
完全不留給自己考慮的空間的她馬上應道:
『跟往常的一樣』
『是摩卡蛋糕跟一壺大吉領奶茶嗎?』
『嗯!』

如同以往,
她從她的亞麻色的側背袋中抽出一本牛皮紙的書刊閱讀了起來。

接下來所有的動作都是一曾不變。
修長的手指跟著閱讀的快慢,
一行行的在書本頁面上漫遊。
偶而,猝了猝眉,
眉間露出對書本內容感到疑惑的神情。
接著,伸出她的右手,拿起叉子,
輕切了口蛋糕送入口裡。
接著,用同一手,放下叉子後,
輕拖著茶壺,
把茶倒入茶杯裡後,
輕輕的拿起茶杯。
慢慢啜飲。
所有一切的動作,
那麼的一曾不變。
而她戴墨鏡的眼睛也不曾離過眼前的書本。
很難知道她是否曾慢慢品嚐茶點的味道。
平常人吃東西講求的視覺、味覺、嗅覺上的滿足。
也許你吃之前會去看廚師對為了你視覺上的滿足所下的功夫,
接著,
邊嗅著食物的香味,
小心翼翼的動起刀叉;
把食物切成一小塊送入口裡,
然後細心咀嚼、慢慢品嚐。
但,她的吃法,把食物平常化了。

******************************************************************
某個星期二的下午,
還是同時間前來的她,
相往常一樣,坐著閱讀書本、吃著茶點。

「我能爲妳把餐盤收走嗎?」古拿的老婆,綈芬妮;
每次看到客人的餐盤空了之後,
總是很熱心的忙清理,
並不是趕人走,
只是,木桌的空間有限,
她也不希望客人因為狹窄,而無法好好的閱讀,或做他們需要做的事。

『嗯,就麻煩妳了!』她說話的同時,頭還是沒離開那本書。

〝框啷~~~!!〞 一聲響,平時從來不出差錯的綈芬妮在著時,
打翻了還剩半杯茶的茶杯,
這是在閱讀的她無法料想的。
『對不起對不起!我這就幫你把書本擦乾!』狼狽的綈芬妮一邊道歉,
趕緊卡紙巾,擦拭被噴到的書本。

﹝盲人文書??﹞

******************************************************************

多久前的事了。
其實也許不該變的這樣。
人是個很奇怪的生物,
不一定非得是最愛規劃、收拾的人;
人最厲害的一點就是比較相同與不相同的地方,
然後藉此歸類。
白髮族……書呆子……肥豬扒……百花萬樣的眼花撩亂。
說來說去,也只是,
因為跟 norm﹝一般人﹞不同而已。

眼睛、四肢健全的人們,對於討厭的事物,可以視而不見。
而看不見的她,只能用心去正面面對,躲都躲不了。
平時,以敏銳可靠的耳朵、心去感受他人說話時的口氣輕重、音調高低,她可完完全全的感受到他人今天心情好否、態度誠懇與否。
但也因為感官又是如此細膩,心更加顯的脆弱、容易受傷。
覺得,幫她的人的語氣帶點憐憫、同情;
發現她的殘疾,口氣突然變的委婉;感受到路人直視她的目光。
漸漸的,她變的只喜歡在角落逗留,尋找她能安心歇息的地方。
只要不突出即可,變的跟其他人一樣就好。

******************************************************************

同天的下午,等著她離開 Table 7 後,
古拿與綈芬妮在吧台後討論著……

『她總是看起來好像刻意去迴避他人的感覺』

「每個人都應該有快樂的權利。她的事,我也不好意思問。但是,做為 Table 7的店長,以顧客的角度,我們能爲她做什麼呢?」

『這樣好了…………』

******************************************************************

星期二下午的她,
又回到Table 7。
當古拿還是像往常般的微笑的說『歡迎光臨Table 7』,
深不知他今天的微笑帶點俏皮。
『今天我來為妳帶路吧!』,古拿一邊說,
一邊慢慢的牽起她的手。
像是完全沒預料到此事,
她的肩膀抖了一下。
的確,因為她是是看不見的。
之所以感覺上並非如此,
因為她的一舉一動如正常人一般。

以為她對Table 7寥落執掌的她,
霎時覺得那麼的陌生、不自然。
一步步的小心摸索著,
原來,她以往坐在牆腳的七號桌的位置早被挪到窗口旁。
雖看不見,但仍能感受到陽光,
有點那麼的刺熱。

『小姐,請問今天你想點些什麼呢?』

『我……』她頓時的結巴了起來。

『就讓我們為妳決定好嗎?今天我老婆綈芬妮做了她的拿手糕點─奶酥千層高,試試看吧!』古拿接口說。

『嗯……麻煩你了!』

『怎麼會呢!那麼,配這糕點的熱飲,能交給我們搭配嗎?這是小小的驚喜。』

『………嗯,真是謝謝你了!』

不習慣,
完全把她從她的 comfort zone 給拉出來,被扒個精光的感覺。
豎起耳多聆聽週遭的聲響、腳步聲、
不安的直玩弄手指。
永遠不容許 uncertainty 的她第一次得需要正視她自己的弱點。

綈芬妮與古拿的腳步聲漸漸的向她走近,
『小姐,這是貝蒂的奶酥千層高與我特製的拿古 macadamia 咖啡,試試看吧!
絕對會喜歡的。』
完全沒料到古拿會在到達桌子前會先說明的她差點猛站了起來。
即使是如此的不安,
然而,參雜奶酥、macadamia 香料的咖啡香味直撲鼻,
使的她停頓了一下;
『哇~~~~好香喔!』第一次的直接把心中的想法脫口而出,
對自己的反應都嚇了一跳;隨即撲紅了臉頰。
古拿與綈芬妮相視而笑的說:『那妳就試吃看吧!也許會有想不到的感覺喔!有什麼需要的話再叫我們吧!』隨後離開。

她輕輕的吸了一口氣,慢慢朝著咖啡的香味來源找到了咖啡杯;慢慢的伸出雙手,環繞著渾圓的咖啡杯,感受著藉由咖啡傳達的熱氣與鼓舞,捧了起來慢慢的啜飲、享受。

突然完全找不到叉子平時擺放的方位,伸手的慢慢左右搜尋。
且後,是這麼的陌生,這麼的不自然的找到擺放奶酥千層高的托盤,
以左手固定住盤子的邊緣,混盾的的切了一口送入嘴裡。

综合著奶香與還剛殘留口中 maccadamia 咖啡的氣味,帶點五味雜陳,一點甘甜、一點苦澀、香醇卻不過度的膩;一切都是配合的恰恰好。
雖然跟她平時習慣的口味大不相同,但卻又是那麼的驚奇。
突然了解,原來,其實,
試著去嘗試,去突破,
也只是需要那一點勇氣。

早已完完全全忘了把那厚重的書本抽出來閱讀,
也忘了促眉頭。
從未抬起頭的她,
不知不覺,
略駝的脊椎已筆直的挺起。
緩緩的抬起頭來朝著恰好雨後的窗外望去。
不知帶著墨鏡的她是否真的看見了那道映入眼簾令人遐思的七色彩虹,
抿了抿嘴,
終於露出了愉快的微笑。
[PR]
by ding_dongbiru | 2007-08-26 19:45 | 連載

病房


b0017269_2143710.jpg

幾點了?
問了也沒人回答。
深夜裡躺在病床上總是有一股莫名的不安,
像是隨時有人會從暗中身手出來將你拖入。
應該不是時差,
夜晚總是異常的漫長。
那是數著空氣裡漂浮的細小灰塵也不足以激起睡意。

走廊偶而傳來夜班醫護人員忽近忽遠的踱步聲,
和那手電筒那微弱的照明在夜裡跳動、奔馳而過。

連自己的心跳、隔壁的呼吸聲、
一滴滴由點滴瓶裡滴出的液體、
呼吸器收縮時發出的嘎啦聲響、
心電圖儀器的嗶嗶聲;
夜裡,個個鮮明。
早上忍受隔壁工地那些挖土機、
水泥攪拌、地基工具的噪音就有夠受了。
而現在對這種一成不變的音響,
在這種需要歇息的夜晚又有多麼的刺耳。

其實,
真的並不是孤單一個人,
同間病房裡,
空床兩三張沒錯,
但,即使隔壁的另一張床上躺著從未跟他打過招呼臥病在床的男子
﹝天知道他為什麼動也不動,全身插滿管子﹞,
和之早住進了一位新鄰居陪伴,還是覺得寂寞。

那位老太太一早就打電話給救護車,
進了急診室,
先被插了一劑點滴,卻遲遲沒被看診。
等了將近一個下午,點滴都乾涸了,
先被送到六樓,但六樓滿了,才被轉送到這個病房。
好個辦事效率佳的好榜樣呀!
想起下午時一邊聽她訴說,
縱使很想這樣很狠的向看護咆哮,
順便安慰因為折騰一天耗消不少體力還似乎毫無進展的老太太,
發現,
自己其實都是無聲的,
動的只是扭曲的嘴型和只有自己才聽的見的急促呼吸。

沒人懂。
但是看著自己的那班醫護人員人個個臉上怎麼是那種驚慌、害怕?
老太太更是朝著向牆的一邊捲曲。
自己的言語起了作用嗎?
也罷,
正是跟所希望的一樣,他們該有所檢討。

話說回來,深夜裡躺在病另一個床上的男子,
完全跟他不熟念。
記得她剛住進的那天,就是這樣的面無表情,
跟他一同前來病房的女子可是淚流滿面的猛搖著他的肩膀。
他們帶著相同款式的對戒。
誰辜負了誰?不知道。
只知道當時醫生跟護士不停的勸她節哀順變。
敏小姐………和劉……什麼的……對他來說並不重要。
一年復一年,有他的存在,就有那位小姐的身影。
唱歌、說話、將漸漸長長的覆蓋眼睛的瀏海輕輕撥到耳後、
輕輕的擦拭手指、臉頰、盯著他的臉許些過後微微的撇過頭擦拭眼淚。
而那個他,還是如往常一樣,面無表情的沉睡著。
偶而,
那位小姐會朝自己的方向看來,
微微的點頭打招呼,隨後緊促的眉頭帶點疑問倉促收拾離去,
不懂,
那個困惑的眼神是給自己的?
忘了是何時,
看到她逗留的次數變少了,
應該說,
再也沒看到她的身影。
病床上的男子,
絲毫不在意。
不知情?
冷血?
以為會因為新人搬入,而藉此交了新朋友,
打發時間。
『原來他也只不過來霸佔空間的!』
自己賭氣的想著。

不想了。
想那麼多還是睡不著。
翻身,困難極了。
身體還是自己擁有的吧?
都怪那劑偶而注入的嗎啡,
根本感覺不到四肢的存在。

然後聽到半夜巡邏想替那位隔壁男子換浸濕液體床單的護士小姐,
打破了一個玻璃杯,
灑了一地的碎片,
『病人流淚了! 嚴醫師!!誰!!』
醫護人員們衝向那位男子病床前急救,
參雜吶吼和心電圖持續維持零的嗶聲同時,
眼角在照明燈被切亮同時撇到玻璃碎片裡的倒影。
終於了解,
原來,
能動的也只剩下脖子上的那粒頭,
因為,長期臥病在床的身子,
早已萎縮、乾涸。
自己,跟他,沒什麼兩樣。

幾點了?
不重要。
還剩多少時間。
再也不敢去多想。

待續>>>>>

接婷婷的"病房"
[PR]
by ding_dongbiru | 2007-08-21 21:06 | 連載

永遠的戀愛

Table 7─ 序


b0017269_2071574.jpg
一年裡頭的三百六十五天,每天一瞬間無數的八萬六千四百秒,都是相遇和離別。
這一刻或許是她的幸福時刻、他們第一次怦然心跳的邂遘;
同時,在世界的另一個角落卻是他人淚流滿面的生離死別、哀怨、惆悵。
*************************************************************
七月七日,又稱為七夕,是個華人自古流傳下來佳謠,像是梁山伯與祝英台堅定不移的愛、唐伯虎點秋香般逗趣俏皮、白蛇傳裡無私的付出……等。雖然這個以口頭相傳的愛情故事情節有各種不同版本,細節也有所差異,但背後想傳達堅貞不饒的愛情卻是直得歌頌的。

古時候,天上主宰的玉皇大帝有七個女兒,其中最小的織女,最聰明可愛。由於織女手藝高明,天皇宮中重要的織錦都由她負責設計與製作。另外,玉皇大帝手下有一位替他掌管牛隻、耕種的年輕男子,名為牛郎。由於牛郎工作勤奮,與織女又情同意合、互相愛慕,於是玉皇大帝決定將織女許配給他。沒想到的是,因為愛情沖昏了頭的他們,完全荒廢了原本的工作。擔憂之下,玉皇大帝下令喜鵲轉告二人,七天見面一次即可,其餘的時間必須專心工作。粗心大意的喜鵲傳錯了話,告訴二人每天均可相見後,兩人高興之於,把工作更是完全拋在腦後。龍顏大怒的玉皇大帝,以髮簪在空中劃了一道境界﹝所謂天上的銀河﹞,把二人隔離,並降旨二人每年只能見一次面,而日期為農曆七月七日的晚上。同時,為了處罰喜鵲的失職,命令喜鵲在每年的七月七日晚上,要集合同類,在銀河上搭起一座長橋,好讓牛郎與織女過橋相聚。每年的七夕空中經常會飄著綿綿細雨,是由當二人相聚之時,互相傾訴一年來的思慕之情,不斷地淌著傷心的淚水所形成的。即使,牛郎織女和其他的傳說止不過是眾多愛情故事裡的那麼幾個,在這世界上,每人總有一個他們牢記心裡的小故事,不管那只能當往事般回憶、或正在現在的那一刻進行著。

話說回來,平日熱門的 Table 7 雖然客人來源不斷,國定假日不休假、也曾未提早打烊,除了每年的七月七日。七月七日是華人大眾的情人節。滿街小店掛滿了玲瑯滿目的精美禮品、卡片。而咖啡店、餐廳總是被這每年中突來的日子,被情人擠的滿滿的。七號桌,這天偏偏不接受任何預約。開店未到中午,店長已經走了出來,把招牌搬回店內。

****************************************************************************

下午空蕩蕩的Table 7,在飄逸著古典西洋樂和柔和的乳色光的照耀下顯現的更加夢幻。站在吧臺後的兩道身影互相依慰著。

『又到今年的七夕了!』其中一人說到
『嗯,我們當時第一次相遇的日子。』

****************************************************************************

二十年前,剛開始經營西洋餐廳的店長古拿也才不過二十出頭,正處於年紀尚輕、單身、懷著夢想、奮鬥努力的階段。Table 7 剛被他買下時還只是位於安靜巷子裡的一間二樓空屋 ,經過的路人可以說是少之又少。雖然出社會就是要好好的闖蕩一番,但秉持他一概的作風─『simple is purity,comfort is everything』,把室內佈置的復古簡單、舒適大方;一點也不著急的慢慢起步。沒有眼花撩亂的打廣告,純粹只是體貼細心的他由於懂得現代人的想法、了解顧客的需求 、懂得營造氣氛,短短的一兩年內,得到了不少好評,Table 7 這招牌也就漸漸的被傳開來。才經營了不久,已經有一個固定的人氣了。

不知是迷信、還是人的一種不自覺的習慣,七號桌在這間餐廳裡異常的得到喜愛,也因如此,漸漸的,預約簿裡,七號桌的那一欄,永遠早已事先填滿了接下來好幾個多月份的預約。預約的簿裡的人數,不見得只是存粹是單單的二人情侶,也有浩浩蕩蕩的家人團圓、朋友聚餐、慶生、紀念日……等。

在那其中,每年的七月七日下午,總被一對中年夫妻事先劃下。因為常客的關係,古拿跟這對夫婦也就漸漸的變的熟絡了起來。這對夫婦每年的七月七日恰好也是她們的結婚紀念日,而會跟七號桌扯上關係完全是在偶然一起下午茶的時候經過,
覺得跟七號桌有種密不可分的緣分才決定,每年至少會撥出那特別的一天前來。
當然,兩人極愛 Table 7 那種溫馨舒適的感覺也佔了一大成分。古拿每年的那天,總會特別的花下心思,為他們製作特別的燭光晚餐,畢竟,難得呀,牢牢的維繫一段感情、婚姻也不是件簡單事,這是即使單身的他,也能體會其中的重重困難。
能每年開開心心的前來又是多難得。

****************************************************************************

某年的一個五月下午,那對夫妻的丈夫單身前來,手裡抱著一個大紙箱。古拿其實差點就認不出他來,因為記憶中的他應該是個碩壯的男士。而眼前的他,除了炯炯有神的眼睛,瘦弱削瘦蒼白的臉頰,瘦骨如柴的四肢早已告訴古拿一切。

『古拿,我想你也應該猜到,我在世的日子不多了,我老婆是我最放不下的人。
這幾年她忍著眼淚,每天陪我上醫院檢查、複診、治療,忍受著我的心情低落時的任性,包容我的依賴。我時常想,我不提早不在世上的話,她就能減輕負擔了,
但多年來習慣兩個人並肩走,往後一個人,在怎麼的固執的她,多少會不適應,多少會難過,偶而也會遇到無助、無奈的時候。我希望她能堅強、快樂的體會人生、繼續走下去。畢竟,isn't this how you live your life to the full? With no regrets。』
中年丈夫把紙箱遞給古拿,兩人聊了幾句,一個緊緊的臨別擁抱道別,丈夫快步離開了 Table 7。

那一年的七月七日,那對夫婦仍準時的抵達,只是,不再是兩人。隻身前來的婦人,眼中充滿著落寞。古拿把婦人引到七號桌坐下,婦人說對古拿說:『先生昨晚過世了。那是毫無痛苦般,因為嗎啡將他的感覺麻痺著。我實在不知道我能去哪裡,但是每年的今天我跟他都會在這裡吃飯慶祝,我決定還是像往常一樣,我想我先生應該也希望如此吧!』她向對面的空椅望著,淚在眼框裡轉呀轉。古拿拍拍婦人的肩膀:『請等一下,今天還是會像以前一樣,不要太難過了!』接著,他將一個老舊卡帶收音機、粉色玫瑰擺上桌。婦人驚訝的說不出話:『那是我在他過世後早上收拾物品一直找不到的……你怎麼……這玫瑰……』未等她完話,古拿按下撥放鍵。嘎擦嘎擦參雜著雜音,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收音機傳來。

「嗨!今天是我們第三十年在一起的日子。對不起,雖然今後我不在這裡跟妳一起慶祝,但我每年的今天會跟妳一起回憶往事。」

説到此,中年太太的臉頰已經掛滿了淚珠。

「粉紅色的玫瑰,我知道一直都是妳的最愛。
我每年都會預留一支給妳。這些年為我的付出,真是辛苦妳了,謝謝,我愛妳。」

****************************************************************************

每年的七月七日,店長總是習慣性的從花店事先預定一朵粉紅色玫瑰,從儲藏櫃裡抽出那台陳舊的卡帶收音機,搜尋著箱子裡那位先生為太太事先錄好、標著當天日期的錄音帶,等著中年太太的到來。中年太太,也一年復一年的,在七月七日的那天前來七號桌,與已過世的先生相會。店長曾經問過中年太太是否想把聽過的錄音帶帶回家,中年太太總是輕輕的搖著頭,微笑的對他說:「因為我先生總是一直在我心中。」

「來到了天堂已經是兩年的事了,天堂雖然什麼都沒有,白茫茫的一片,我偶而會碰上熟人,但這不要緊,最重要的是,我至少天天還是能夠從這裡看看妳過的如何。
我很想念妳,總是心中掛念著妳。我們的小孩現在大概上大學了吧!一定是個成熟的大女生了﹝呵呵呵﹞!」

****************************************************************************

如以往,店長把已準備好的粉紅色玫瑰與收音機放好,等著中年太太的來臨。當 Table 7 的門被推開時,是位他從來沒見過的妙齡女子。正感到納悶時,女子開口說:
『我媽媽上一年年中的時,得知自己患了癌症末期後就開始錄下數十卷七月七日的錄音帶。因為她並不知道我爸爸到底錄了多少年的錄音帶,所以她希望她所錄下來的能在這裡每年的七月七日陪伴著他,至少直到她在天上找到他為止。』

****************************************************************************

<數年後>

『又到今年的七夕了!』

『嗯,我們當時第一次相遇的日子。』

『也是你父母親的重要紀念日呢!』

店長與他老婆相視而笑,放上為七號桌七月七日預定的粉紅色玫瑰的同時,兩人各自拿出一台老舊的小型卡帶收音機,擺上七號桌,換上了新的卡帶,同時按play。
兩台收音機雖然各說各話,毫無交接,奇特的是,像是用心聆聽似的,當其中一方的收音機說起話來,另一頭的收音機也就這麼剛好的安靜了下來。照射七號桌的優雅乳色光,彷彿模糊的映出那對夫婦十幾年前互相依慰的模樣。

「我們的女兒現在應該過的很幸福吧!」

「嗯,我看到了!」
[PR]
by ding_dongbiru | 2007-08-20 20:09 | 連載

Table 7─ 序

b0017269_11522836.jpg自古以來,『幸運數』─Lucky 7,對大多數的人來說,總是跟幸運、和吉利有極大的關連。

雖然大多數的人認為只有數字七是吉利數字,
人們深信數字七是個討緣分、感情、姻緣的數字。
以日文來說,七的諧音為氣氛 ﹝Kifun﹞,有著週遭空氣的意思。
家家戶曉的佳謠裡的的七夕,雖故事情節悽涼,但卻是每對情人所希望的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夢幻傳說。

此外,根據古時的西洋文化來說的話,數字是由不同太陽星體構成的組織,管理著人們的命運、吉、凶。不同的星體的手護神所代表的涵義亦是不同,之所以每人的人生,命運的不同,都受不同星體組合所管理。在占數術裡,數字七的守護神為海王星守護神尼普都里,代表著,『變幻』、『混亂』、『抒情』,潛藏著『神秘』與『空想』。而以星座學的觀點來看,七是能為某些星座帶來好運的專屬幸運數。


因為古人相信光陰所有一切主要由七曜日曜太陽、月曜太陰、木曜木星、水曜水星、金曜金星、土曜土星、火曜火星所主宰。因此連一星期七天的循環周期也與七這數字息息相關的。

如此多元化的數字七,在你的生活中又是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呢?

**********************************************************************************************************************

這七個故事所有的起源於一家位居二樓的西洋餐廳 Table 7。由於這間餐廳的位置處在較偏僻的的的小巷,所以比起大街上的餐廳相較下來,流動量比較小。

Table 7 是間擁有居家舒適、凡事以簡單為主的小餐廳。裡頭以典雅復古的裝潢搭配著偏暗的的乳色光。一張張木頭小圓桌上覆以鵝黃色的桌巾,放著透明小罐子裝的調味料與一盞白色蠟燭。張張的小木椅都附小椅墊與靠背,強調舒適的感覺。如果是被安排到靠窗的位子,還可以欣賞到街頭風景。

所以,當坐在桌旁享用餐點的同時,搭配著優雅的西洋古典樂,隨著燭光搖曳,小罐子映出淡淡的七彩光澤,讓人感受到平淡幸福的氣氛!

雖然,對於喜愛都市社會裡富麗、奢華感的大眾來說,這家餐廳難免太過於平凡了些。但,如果對於大都市所營造出來的壓力感而喘不過氣的人,Table 7成了他們停歇,疏解壓力的地方。同樣的,對於喜歡淳樸事物的大眾,Table 7 成了他們另一個家。之所以,這間店永遠客源不斷。平時要是不事先預約,註定是定不到位子的。

Table 7 它的平凡是它可愛的優點之一,除此之外,它平凡裡的微妙所在莫過於它對數字七的執著。這家店每天從只從凌晨七點營業到晚上七點。小小的店裡,只擺放著七張小圓桌。另外,不管開胃菜、主菜、點心或飲品,它MENU裡的選項永遠只有七種選擇。而且,價錢如它名字的平凡──不多不少的七塊錢。

我以為自己在複雜社會圈屬於少數持有著像小孩子般對一些不切實際的事物所持有的迷信:會對星座占卜跟其他心裡測驗的結果格外在意的少數人類。

在這Table 7 吃過飯的我在偶然的機會下,與店長聊天後才得知,預定七號桌的遠遠多過其他位子。

店長說,Table 7 從它存在的那天,就存在無數個它特別的傳說。有人說,來到Table 7 能更加體會到人生的喜悅、快樂、悲傷、痛苦、離別。另外,也聞聽過Table 7 所譜成的美麗戀情、小曲。也許就像人們對數字七是象徵著討好、吉利的意味吧,所以對七號桌也保有相同的深信。

也許因為如此,在這家裡的位子,七號桌最為熱門。提前預約的日期可從數星期前,至高達一兩年前。不為了什麼,就為了預約這位子。

也許就正因為人生總是變化多端,一會兒而快樂,另一會兒卻能心痛無比。時常搜索著似有似無的夢想,不時必須面對希望落空。所謂人生無常,也是此意思吧。而七,或許是個能帶予希望的數字,某種精神上的安撫、寄託。

接下來的七個故事都跟Table 7 有某些方面上的聯繫,也許只是他們人生中一個毫不起眼的休息站,或是影響一生的轉累點。數字七,以它的不平凡點綴著人生中的平凡的同時,也在不平凡的人生中保留片刻的平凡、寧靜。
[PR]
by ding_dongbiru | 2005-07-05 11:56 | 連載

貝兒的胡言亂語

@ 找到方向的話,
就要勇敢的去嘗試。
雖然還是不安,
但不去努力看看不行。

即將要離開紐西蘭一陣子~
很不捨這裡逐漸建立起的友誼關係
對我很好的病人們
像家人般的同事、室友、朋友
丟不下我家的愛貓祿琪
排滿滿的樂團行程
自在的環境
唉~~

我很喜歡這裡的生活卻必須暫時告一段落
畫畫的話~~我不會放棄的



[歌詞] 郭靜-Leave
作詞:王雅君 作曲:王雅君


淚水是一種防備 是厭倦在你心裡的負累
我不想再去追 再追只是掉眼淚
心還有感覺 就該給自己機會

孤單是一種純粹 是愛退去後再沒有所謂
我能夠學得會 學會一個人面對
愛不能是誰應該綁住的絕對

離開後才能勇敢追 追尋心中另一個世界
我不要完美 只要能再回到原位
我只要找到另一個感覺 相信明天一定有誰
能給我安慰 原來就在我周圍

孤單是一種純粹 是愛退去後再沒有所謂
我能夠學得會 學會一個人面對
愛不能是誰應該綁住的絕對

離開後才能勇敢追 追尋心中另一個世界
我不要完美 只要能再回到原位
我只要找到另一個感覺 相信明天一定有誰
能給我安慰 原來就在我周圍

開後才能勇敢追 追尋心中另一個世界
我不要完美 只要能再回到原位
我只要找到另一個感覺 相信明天一定有誰
能給我安慰 原來就在我周圍
能給我安慰 原來就在我周圍





MY ART BOOK~~PLEASE COME AND SUPPORT:p

  • 貝兒的畫冊(My art book)



  • 貝兒比較有人氣畫冊(My art book)




  • 嗯,照片還是會慢慢的放上去的


  • 貝兒的相簿(photo album)


  • 平日逗留去處

  • LOST失戀網誌

  • 洛可可KOROKORO動畫電影館

  • Cosmo Magazine

  • 時報閱讀網



  • 朋友的家

  • ☆~~黑皮大臉豬の豬窩~~☆

  • Loving_Nietzsche

  • Emily Space

  • It’s me Anita

  • 隨緣

  • 思房霧語

  • 南韓42度~Solo的世界

  • 南方孤野


  • Moon Light Shadow Dance

  • CiN

  • Jennifer’s Website

  • Rain-of-Tears

  • smallwendy

  • Arteddy’s Xanga


  • 誰說煮飯難?好吃的秘密

  • Noa的烘培日記

  • Amigo’s點心公坊

  • Eupho Café 愛在廚房

  • @Food網路美食坊

  • 窮學生懶人食譜



  • 素材。圖片這裡找

  • 寫真素材

  • 素材屋さん

  • TUCOO圖庫

  • 素材総合ランキング



  • 推薦網頁

  • Chris’s Crime

  • 毛媽媽玩網誌

  • C.D.廚房

  • 發現好聲音

  • 25°C咖啡

  • 星期一的胡言亂語

  • щ( ̄▽ ̄щ)嘿嘿嘿~~Zachary*BloG

  • Old Master Q Comics。老夫子

  • Photoshop教程

  • 伴奏我99伴唱

  • KUSOS


  • フォロー中のブログ

    月光傾城
    .星の祭 .
    a lost moon

    カテゴリ

    全体
    心情の日記
    散文
    詩作
    往事回憶點點滴滴
    レシピ部屋
    用雙腳走遍全世界
    電影評論
    繪圖說話
    留言板
    連載
    未分類

    ライフログ

    古典音樂推薦

    Strauss: Concerto for Oboe & Small Orchestra; Le Bourgeois Gentilhomme


    Mozart: Symphony No. 40 & No. 41


    Tchaikovsky: Symphony No.5 in E minor/Fantasy Overture


    Ravel: Boléro; Pavane pour une infante défunte

    流行歌推薦

    Feels Like Home

    最近在看的書

    Wild Swans


    Into the Wild

    以前の記事

    2009年 02月
    2008年 08月
    2008年 07月
    2008年 06月
    2008年 05月
    2008年 04月
    2008年 03月
    2008年 02月
    2008年 01月
    2007年 11月
    2007年 08月
    2007年 06月
    2007年 05月
    2007年 04月
    2007年 03月
    2007年 02月
    2007年 01月
    2006年 12月
    2006年 09月
    2006年 08月
    2006年 07月
    2006年 06月
    2006年 05月
    2006年 04月
    2006年 03月
    2005年 12月
    2005年 09月
    2005年 07月
    2005年 05月
    2005年 03月
    2005年 01月
    2004年 10月
    2004年 09月
    2004年 08月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XML | ATOM

    Powered by Excite Blog

    個人情報保護
    情報取得について
    免責事項